当前位置:荥阳市南博万游乐设备厂时尚大明少师_第八十九章宋未央到_历史·军事小说阅读页 - 纵横中文网十八岁禁照
大明少师_第八十九章宋未央到_历史·军事小说阅读页 - 纵横中文网十八岁禁照
2022-07-08

“那么,小姑娘,您方才说了如此之多,让我们清楚了张公子的为人秉性;可是…后面的事儿,您能不能接着说说,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堂中的这位女扮男装的姑娘,到底是为何我家未秦公子呢!”

“是你说还是我说?!”小囡囡白了张文若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个事儿我就是随口一说,权当逗大家一乐,你咋还能当真了呢?!…曼樱姐姐天仙一般的人物,你也不打盆水仔细照照,还真以为自己配得上人家呢?!…再说了,人家才六岁,这个禁不禁脔的我也不知道是个啥意思,你咋还好意思和我斤斤计较呢!”小囡囡古灵精怪地朝张文若做了个鬼脸,直叫某人一点脾气都没有,接着又说道:

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。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我去,这老东西怎么来了?!

“没有这事儿!绝对没有这事儿!”小囡囡刚说到禁脔二字,张文若当即就炸毛了,见众人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,他赶紧解释道:“我是出于好意才给了赵姑娘三十两银子,并不是想要籍此染指她的清白身子的!小囡囡,念在张大叔平时待你不薄的份上,你可不要红口白牙的血口喷人呐!”

小囡囡满脸地望着张文若,仿佛此人猪狗不如一般,再让某人无语淡疼的时候,又惹得堂中众人指着张文若窃窃私语地编排起来;若不是宋来福见势不妙好心替张文若解围,说不得某人接下来的命运就该浸猪笼,下十八层喽!

“来福爷爷,未秦兄是您看着长大的,他是怎样的为人做派,晚辈不用多说,想必您老也是心知肚明的;他之下就敢率众作出如此不堪下作之事,还险些污了赵姑娘的清白名节,我张文若不知道还好,可是我既然知晓了此事就定然不会让赵姑娘和李姑娘凭白的!…来福爷爷,今日也就是您出面主事,若是换做旁人,我早就不愿同他多说废话了,说不得现在咱们两家就已经对质公堂了呢!”

“师傅,其实这事儿是这样的…”就在张文若要将事情说白时,一直躲在柜台里看戏的小囡囡却探头出来抢声道:“…前几天曼樱姐姐的爹爹去世了,曼樱姐姐家里穷,没钱给她爹爹置办棺材安排后事,就在城东的杏槐坊置了个摊位卖身葬父,正巧被昨天闲着无聊出去逛街的张文若碰见了,他就掏了三十两银子把曼樱姐姐买了下来,准备以后收作禁脔…”

“咳咳,赵姑娘,称赞小生的话就且免了吧!”眼见赵曼樱已被林氏母女带进沟里,张文若赶紧打断道:“赵姑娘,时辰不早了,咱们还是赶紧步入正题,说说你在成衣店的境遇如何,那宋未秦又是如何轻薄与你,而后他又是如何一尾随你至无人小巷欲要用强坏你清白;而女扮男装的李姑娘又是如何巧遇这一幕,填膺之下又是怎样出手教训了宋未秦一行人…”

“文若兄长何在?…小弟宋未央来也!”

“原来是陈仙师当面呐!”宋来福是宋家的大管家,久经人情世故,向来精明,他见老陈圭话中蹊跷,而身旁的张文若表情尴尬,自然明白这二人之间有些隐情;虽然他也对老陈圭的无赖做派有些头痛,但是作为与张文若交情亲厚的年,此时自然不会让张文若这个后生小辈上前顶牛,牙一咬,心一横便舍了一张肥脸,佯装一副亲热的模样上前问候:

不用多作解释,来人正是鹤发童颜、身形颤颤的某位半百老人,他麻鞋覆足,鹑衣罩身,发髻道鬟,指点拂尘,让人一看就不禁觉得此行颇深。

“不行呢!”

“对质公堂?…张公子,此事万万使不得啊!”宋来福心中一惊,赶紧拉住张文若的手臂:“张公子,今日之事,老奴也是听得未秦公子与您各执一面之词,事实尚未明了,您怎能轻易就要言称对簿公堂呢!此事若是闹开,无论孰对孰错,都与赵姑娘的清名有所损碍!可万万不得儿戏呐!…张公子放心,此事,老奴定然仔细探查,若事情真如公子所言,老奴必定宋家家主明断,请其未秦公子,还诸位一个的!”

“什么?张公子是说,我家未秦公子之所以挨揍,是因为他作出了这等不堪入目之事,才会惹恼了这位女扮男装的女子?”

见老陈圭不问正主,反而为难自己,张文若不禁满脸苦涩,只是这老陈圭气势如虹,做派骇人,只身来到大堂之中,仍旧一副混不吝的模样,连颇有身份的宋来福在他眼中也如草芥一般;再加上之前老陈圭与自己过,他曾挖过宋家先主宋糜的棺材,张文若心中已然断定此人必有来头;为了完全起见,他便给身旁的宋来福递了个询问的眼色,而宋来福也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回了自己一个颇为无奈的眼神;这让张文若更加疑惑的同时又对老陈圭的来历愈发的好奇。

“哟呵,我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,原来是来福啊?诶,这位公子好生面熟啊?…哦呵呵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呐!”仙风道骨的老陈圭,刚从人群中挤进大堂,一见到堂中对持的是宋来福和张文若后就不禁乐了,“….老宋家养的老肥狗,还有脱了裤子不认账的张家小儿,你们两个倒是赶巧竟然一股脑地钻进老夫爱徒的地盘…今儿个这是来盘道儿啊?还是在家闲得慌来咱家找事儿呐?”

“陈仙师少待,晚辈这就将事情的说与你听!”张文若学着宋来福的模样,朝着老陈圭拱了拱手,作出一副的模样“其实此事…”

“此事就此揭过,我就接着往下说了…今儿个上午,张文若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带出去玩,我本来很生气的,可是他死皮赖脸的给我买了好多的糖葫芦讨好我,虽然我吃的很勉强,但毕竟是吃人家嘴短,我小囡囡又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,回到家后就本着日行一善的念头给张文若斟了一杯茶水,哪知道他戴德之下竟然失手把茶杯打翻了,还将身上的衣衫溅湿了;这本来也是件小事,谁知道张文若不知好歹的把责任推给我,还扣下我的鞋子不依不饶地让我给他洗衣服…张文若这人真是坏透了,连我这样的好孩子都忍心…哼,他简直坏到没朋友!”

说到此处,林妙音便收住话头,只是一个劲打量着张文若的穿戴,仿佛是在目测这件衣服是否合身一般;此般做派直让众人又是一阵无语,心想:不愧是亲娘俩,端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无厘头…

见众人在自己三言两语之下已经明白事实,张文若不禁暗意起来,但是其面上却作出一副凝重的模样:“不错,未秦兄确实如此!来福爷爷若是信得过我张文若,晚辈愿意用人品气节来替李姑娘作保,未秦兄这顿打挨得不怨!他确实是先对赵姑娘作出不当之事,才会惹怒侠骨铮铮的李姑娘的!”

“胖伯伯,你是问我接下来的故事么?”小囡囡咬着粉嫩嫩的食指弱弱地问道。

众人听到张文若的叙述后,无不哗然,而宋家派来的主事人宋来福更是骇然。

“宋家的狗儿,年许不见,你这张嘴巴还如以往一般油滑;老夫虽然不知道事情,但是就凭你这三言两语就想把今日之事摘得一干二净?…嘿嘿,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呢?!”宋来福的执礼倒是让老陈圭颇为满意,他乐呵呵地笑了笑,又随意地拍了拍宋来福的圆滚滚肚皮,接着又对一旁的张文若说道:“张家小儿,这宋老狗太过油滑,老夫信不过!…你来给老夫说说,今日这事儿到底为何啊!”

哎呦,我去!我真是奇才啊!这三四个女子都说不明白的故事,竟然让我三言两语就搞定了!

“是啊!小姑娘,你能不能把后面发生的故事仔细说说呀?”宋来福捧着圆滚滚的肚皮笑问道。

“因为后面发生的故事我也不知道呀!”小囡囡萌萌地笑道:“我从张文若房里跑出来后,就一直待在后院帮我娘亲挑毛豆,后面的事儿我没见着呢!”

见张文若言之凿凿,宋来福不由得作难起来,犹豫道:“张公子,不是老奴信不过你,只是我家未秦公子以及他手下的仆人…”

“…”众人望着眼前的这个鬼机灵一阵无语。

看着老陈圭这副倚老卖老的无赖,张文若不由得暗自头疼,他与同样无奈的宋来福相视一笑,二人均从对方的笑容中窥得一丝苦意。

“咳咳,”见堂中的气氛又凝重起来,赵曼樱也轻咳了两声,替林家母女解围道:“奴家之所以声音嘶哑,是因为早前陪着张公子说道了许多家常,张公子慧深似海,强记博识,最是善于人攀谈,与其相谈如沐春风令人不知不觉为之神往…”

“咳咳,”见堂中的气氛渐渐尴尬起来,林妙音连连轻咳两声替小囡囡解围道:“小囡囡从张公子房间里跑出来时是光着脚的,奴家当时就起了疑心,与她问好许久才得知事实,就呵斥了小囡囡几句,想着张公子来时并未带着随身的行李,奴家便好心给张公子找了套亡夫生前的衣衫送了过去;后来在大堂中遇到了曼樱妹妹,听她说是被张公子遣去临街的成衣店购置替换的衣衫,我见她声音嘶哑、形色匆匆,心想曼樱妹妹必然着急,便不再寒暄,与她温言作别,然后奴家就只身来到张公子房门处,将小囡囡的鞋子取走,又将亡夫的衣衫放置门前…哦对了,那套衣服就是张公子现在穿的这套!”

“可是…”张文若也没有真想将今日之事,只是心中不忿,这才谎诈宋家来人,令其不敢怠慢;如今见到宋来福诚惶诚恐,知道目的已然达到,便想佯装犹豫一阵再顺势答应下来;可不曾想道,就在此时门外又传来一阵叫嚷声:

“呃,为什么?”

“陈仙师海涵,这些个人都是咱们宋家新进的家丁护院,礼仪规矩尚未学全,今日之事突发偶然,老奴实在万般无奈之下才勉强将这些新丁带在身边,本存着心思撑撑场面,壮壮声势,却不想家人鲁莽乱为,竟然冲撞了陈仙师座下的门人…实在对不住!…此事乃是老奴御下不严所致,还望老仙师念及俺们老东家的一些薄面,权且大人不计过放过小的们一回!”

“到底是哪个嫌命长的混球,竟敢堵住俺铁口直断老陈圭关门爱徒小囡囡的…”